菊色宫,逼,摸逼,花花世界,就去吻


网站首页 > 淫妻小说 > [绿之剑士](11

[绿之剑士](11

[绿之剑士](11)


原始仙境般的里世界里。 「咋样啊,夫君?到底让不让我养小金刚嘛。」大波女侠叶媚儿依偎在任大 坑货的怀里摇曳着肉肉的胸脯娇嗲道。 「好好,依你了,我的小宝贝。刚传授了金刚缩骨神通,等它练习到可以缩 小到普通猴子大小就带他它出去好不好。平时你想他了,我就带你进来看它好不 好。」自作聪明的坑货以为心爱的美娇娘是看了金刚大电影才萌生的爱屋及乌之 念,就当小女生想养宠物了。 「嘿嘿,任大,你怎可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媚儿的要求呢?还有我这关呢。媚 儿想要养宠物通过为夫了吗」任二居高临下贼视着美肉波霸儿。 「哼,二老公你坏,媚儿就想养只小猴子给媚儿解闷嘛,那二老公你要怎样 才准许捏。」 「嘿嘿,那就要看你今晚的表现了。要是你今晚能把老公我们整得精尽人亡, 我们就允许你养这只小猴子了。」大小坑货心意相通同声道。 「啊,羞死婉儿了,你们好坏,婉儿不理你们了。小金,我们走,摘香蕉去。」 被老公的淫话羞得满脸通红的媚儿挣开任大坑货的怀抱羞笑着招呼金刚一溜烟似 的跑了。 「呵呵,任大,咱们的媚儿老婆越来越带感了呢,觉得不?」任二盯着远去 的娇妻那一扭一扭的圆美翘臀淫笑道。 「哈哈,任二别跟个八百年没尝过肉味似得,不急嘛,今晚上咱们大被同眠 弄翻她。咱们先商量下出去后你行走江湖的策略。 随着两人一番天马行空的计划,屌丝的心情你别猜,尤其是有了力量的屌丝 …… 突然,在两坑货叽咕着商量事宜的时候。 「嗷……」一声刺破天际的震耳欲聋的兽嚎传来,吼得两人直眼冒金星,天 空瞬间阴暗了下来。 《此巨兽章节参考网络小说末世盗贼行的那只巨兽》 两人抬头往天际一看,乖乖里个隆冬。突然撕破云层出现在他俩眼前的巨兽, 身体是如此之庞大。看着滑翔而过头顶带起猛烈的狂风卷起冲天海浪的巨影。 难以想象,两坑货站在它身下,就好比站在一架现世的有空中巨无霸客机之 称的A380面前一样,甚至还要更加渺小。 破空而过的巨兽之雄伟竟然遮住了坑货两人上空的阳光,它的外型活脱脱的 就像西方神话传说中的巨龙,不同的是那峥嵘的头角更显玄幻,更显凶残,一声 巨吼,震得眼前整个海面波涛汹涌,声波横扫之下,所过之处的海面竟卷起百米 米高的大浪,沙滩上是飞沙走石,稍大点的砂岩贝壳之类物什竟被这一吼之威全 部粉碎,此兽单翼舒展都有将近百米之巨,扑扇中带起的狂风将岸边的大树连根 拔起。 那凶戾的气场,放佛让空气都凝聚了。 庞大的巨兽往「嗷」的再次一吼,双翼疾扇两下突然加速,带起冲击空气阻 力的轰鸣音爆直扑海边一群纳凉的恐龙扑去。 猎食恐龙?还是恐龙中目前已知身体最庞大的腕龙。高十二三米,长二三十 米,重达四五十吨的巨大腕龙。 恐怖的冲击,震撼的画面,让地面上目瞪口呆的两坑货都有一种胸膛要爆炸 的劲爆感觉。刺激得两人几乎要叫出声来。 巨兽探出了锋利的爪子。两只巨大前爪上八根长达五六米的尖利指甲如击败 革般插入了腕龙的巨大身躯。随着腕龙的惨叫,巨兽再次发出狂暴的巨吼,肉翼 一拍,竟然将重达五十来吨的成年腕龙硬生生的带向了天空。 「嗷吼……」 咆哮声中,瞬间直飞数百米的高空,这震撼的画面,两坑货在前世的侏罗纪 公园电影里可是从未目睹的。 咆哮过后,巨兽的爪子猛然用力,在腕龙身体上划过,将它在空中就解体了 开来。鲜血彭勇而出。化成了一阵巨大的漫天血雨,向着坑货他们滴落下来。 哇靠,血雨啊,真正的血雨,眨眼间,两人所立的百丈方圆之内,竟被染成 了血色大地,散发出浓烈的血腥味。 爪子一松,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巨大腕龙从几百米的高空坠落下来「轰」地 一声直砸得地动山摇。 猎杀了一头成年腕龙的巨兽在高空凶残嚎叫着,宣布着它霸主的地位。看着 地面上腕龙群因死了同伴而集体哀鸣的情况,让巨兽觉得自己霸主威严受到了挑 衅。 故而扔下猎物,再次盘旋而起,撕裂云层,俯冲而下,比起战斗机还要来得 更加快速,灵动。哀鸣的腕龙群看着再次气势汹汹俯冲而来的巨兽,瑟瑟发抖起 来。 巨兽的双眼充满了冷漠,随着降临到腕龙群的上空,猛地张大了嘴巴。 「轰隆」一道直径有二十米的电蓝色能量光束自巨兽口中喷射而出,随着巨 兽在龙群上空席卷而过,那毁天灭地的能量光束也在腕龙群中一路扫过。 在两坑货流着哈喇子的目光中只见那群惊恐的二十来头腕龙没有丝毫抵抗之 力的化为了灰烬。超高的温度将沙滩都烧成了通红地岩浆,热浪袭人。 天啊,这是飞行版哥斯拉?两坑货瞪目互视。 「啊啊啊啊,我喜欢上它了。以后我的坐骑就是它了。太威风了,太带感了。」 任二抽风似地跳了起来咆哮道。 「哈哈,任二你这彪悍的体形手拿屠龙大钢板再骑上穷凶极恶的它真心像个 二次元动漫里毁灭世界的魔王啊。要不要再打造一套漆黑狰狞,刺角峥嵘的狞恶 盔甲呀。」任大坑货也为自己的分身感到高兴。 「那感情好啊,这主意不错,任大,就让我以这身经典反派BOSS的造型 君临这个世界的黑道吧。武林史上从未有出现过的二次元大魔王降临了。阿哈哈 哈。」任二狂笑着发出灵魂中的念力向高空中的巨兽席卷而去。 咆哮翔空的巨兽脑海中接收了这股念力。作为这里世界中实力最强的五大魔 兽之一的暗黑魔龙王,它有心想拒。但是,这小世界里的无上规则制约了它。坑 货他们两就是这个世界的神,他们的意念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抗拒。因为只要主人 的一个意念,纵然强如它也是瞬间就会身死魂消。 就算大海里身长万米的恐怖九头巨海蛇,草原上的身高千米的狡诈三头死神 狼,丛林里那头狂暴的九系魔法全能的六翼插翅剑齿虎。制霸整个天空的霸气九 头不死鸟再加上高山之主暗黑魔龙的凶残自己,五王齐聚也不敢和这个世界的主 人叫嚣。 就算千般不愿,万般伤心,庞大的巨龙还是收束双翼低眉顺目安份的停在了 任二的身后打着浓烟四冒的响鼻。 听到这边惊天动静的叶媚儿,再也顾不得在香蕉林中撅起大屁股让金刚舔舐 刚便便完没水清洗的屁眼。就带着寒毛直竖惊恐不已的大金刚冲了过来。 「哦,天啊……」看着两位夫君身旁那身长百余米庞大如山的狰狞巨兽散发 的恐怖气息,我们的叶媚儿连剑都拿不稳了。就连大金刚也龇着牙颤抖着不敢再 近前。 「夫君,小心啊。」叶媚儿惊悚的大叫起来。在心中,夫君的武功经半神恩 师的指点后惊世骇俗闻所未闻。可是面对如此庞然巨兽。可没有一点胜算啊。 也许是出于那对夫君深深地爱,让这个柔弱中带点小淫荡的女人奋不顾身地 挡在了两坑货的身前。 看着叶媚儿剑都拿不稳了,酥胸惊得一跳一跳的乳波直荡。 「傻女人」叶媚儿的举动让两货很感动。真爱,就是不会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就近的任二一把将颤抖的美人抱入怀中,笑道:「媚儿,你忘了这是恩师留 给我们的世界吗?这里的一切生物都是我们的奴仆。所以它怎么会伤害我们呢? 看看,你夫君的坐骑帅不帅。」 「这,二老公,你要骑着这么一只巨兽出去行走武林?你,你,你……」叶 媚儿一个头两个大不知道怎么去劝说任二坑货了。 「哈哈,任二,就按我们先前商议的再加一步,你就化作深山老林里不谙世 事的骑龙少年。等待一个机会乳虎啸谷百兽震惶吧。今晚,就让我们三来个无遮 大会为为你践行了。」任大坑货笑嘻嘻道。 「哈哈,好啊,」附和着本体的提议,两人顺势扑倒了错愕的美女侠,一人 咬住一个奶子「吧唧吧唧」的啃了起来。 「啊啊,哎哟,坏死了,怎么这么喜欢吃我的奶啊,你们还小吗?」叶媚儿 紧抱着两颗在自己硕大奶子上啃咬的大头娇喘吁吁的抗议着。 但是,这呢喃一般的抗议有用吗? 话说正在寻找坑货的正牌娇妻,我们的小萝莉大妇任君玩小妞儿也是在马车 里一路咿咿呀呀的呻吟着走来。 也不知道他们这一路走了多久,干了多久。直到快要到了一座周边小镇,马 车里的淫行还在继续着,五太宝轮番上阵的淫欲令君婉小萝莉疲惫不堪,每当一 阵急促的男人喘息声传来,都不是代表着这淫弄的结束。而是下一场大操的开始。 酸软无力的娇柔肉体被内射灌入的痉挛,还未平复又要作款摆逢迎,白浆四 溢不得休息的下体更是顾不得羞耻的冒着泡,两条结实美腿更是大张大合。伴着 娇羞的喘息声,在那「噗哧」「噗哧」的大肉棒在蜜穴里弄出的淫声中不断的排 着毒,不,更应该是排着卵。 「噢……少夫人啊……爽死朱老五了哈,你个小美人儿啊……我要来了… …射了……全射给你了。」朱家老五低声狂吼着,腰杆猛摇,大黑屁股快速耸动 抽查着,爆发了。 一声浪浪地娇吟,一股不再那么烫,不再那么浓的清浆自那狰狞的大鸡吧中 涌入自己下体玉穴内。 娇喘吁吁中,柔嫩的子宫中被这稀薄的精浆灌溉着,一双小手紧紧地握住了 身旁另外两位朱叔叔的阳刚巨物。下体阵阵颤抖,玉胯更是紧紧夹住了正在喷射 着的男人腰部。 随着喷完清浆的黏软肉条滑出那红肿流精的淫靡玉穴。另一条粗长勃大的大 肉屌呼啸声中熟练无比的迎着外溢的精浆再次贯入那蜜穴深处。 强猛的力道使那磨插得异常肥厚地阴唇抽搐着,阵阵淫液经不住挤压地飙射 而出。朱老大接龙的插抽动作甫一接触就加快到了最大,高速的频率插得小荡妇 嗷嗷直叫唤。 不到一会功夫,就使高潮余劲尚未平息的小萝莉再次攀上了云端。雪白的肉 屁股和纤细的小腰肢在疯狂巨汉狂野地抽插中乱扭着,嗷嗷叫地被插得不要不要 的。 又一大股连日来不再浓白的精液喷射进了柔嫩的子宫内壁…… 又一只蓄势待发的大鸡吧伺机而入…… 肥大红肿的阴唇,黏糊外翻的屁眼,奔流不息的穴口。源源不断的精液在萝 莉小少妇的下体内流溢而出直如那长江之水连绵不绝,黄河泛滥而一发不可收拾。 连日来被日得身上就从未干过的小美人儿觉得自己那娇嫩的下身仿佛就是这 整条奔流不息地精液河流的源头。 「好了马上要进镇子了,少夫人的妙处也得歇息一下了,不然就干坏了。大 家整理下着装,找个客栈,然后四处打探下少主人的行踪。」这几日爽得眼角都 发青的朱老大吩咐着众茎软体乏的兄弟们。 一众人马很快就找到了落脚之处。 翌日。 「少夫人,尝尝这红烧狮子头,你应该多补补了,嘻嘻。」朱老五笑嘻嘻的 意有所指。 我们的任君玩大小姐当然听出了话外之音。如水的春目白了桌前众大汉一眼 羞道:「坏死了,朱五叔你们老是爱捉弄婉儿。等找到了相公,让他揍死你,哼 哼。」 这时邻桌的几个食客之中的一名阴鸷青年盯着我们的萝莉小妇人那小小年纪 就身为人妻地万种风情的娇嗲,心都酥了。 「小姐,不用你相公了,本公子就替你打发了这几个不敬主人的恶奴。你要 怎么答谢情哥哥我呢?」阴鸷青年起身淫邪地盯着我们的萝莉小妇人口花花道。 「靠,你他吗的竟敢调戏我们少夫人。小子你活腻了吧。」五位太宝被呼恶 奴,操起武器怒目而向。 「我就说了是恶奴吧。敢吼我?你们要是乖乖地把小娘子给我送过来,还能 饶尔等一条狗命,现在,统统死了死了滴。」阴鸷青年狠声道。 向来性子最冲的朱家老大操起鬼头大刀「我日你先人板板。」大吼着扑了过 去。 刀未到劲风已扑面的霸道气势并未吓住这阴鸷青年。其中那青年一桌一起的 一个白发清瘦老头手一挥。 「嗖」一道乌光飞过,刀势瓦解。 朱家老大在一声疼呼声中大刀脱手飞出,抱着被一支竹筷贯穿得血流如注的 手掌退了开来。 「啊,朱叔叔,你流血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二小姐见高大神勇的朱叔 叔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吓得脸都白了。 「哈哈,美人儿,莫怕,哥哥心痛你还来不及呢,快来哥哥这里,就不打杀 他们了。」青年淫笑着张开双臂欲要等那美人投怀。 「各兄弟,点子扎手,赶紧抱团中推。」朱老大找回大刀呼喝着众兄弟。 知道遇上真正江湖上一流高手的SB五太保有心逃命,但是想想这连日来少 夫人给自家兄弟带来的舒爽神仙生活。又不舍得就这么卖主求活,只得试试结阵 对敌,看能否争得一线生机。 「哼哼,SB五太保是吧,你们的那五虎断门刀的软脚师傅没有和你们提过 老夫乌江恶客吗?」那扔筷子的老头森然冷笑。 「惨了,是这老鬼。武林中有名的四大险地之一的九幽谷鬼魂谷。他更是那 险地中四大长老之首的乌江恶客童老贼。当年师傅被他欺负得可不轻啊。」朱老 五感觉牙齿都有点打颤了。 「那其余的三个老头不就是剩下的三个九幽长老了,那阴鸷青年人莫不就是 有着九头鸟之称的九幽鬼魂谷少谷了?」朱老四也结巴了。 「少夫人,谢谢你这几天对我们兄弟的照顾,等会我们兄弟纠缠住他们,你 赶紧跑,有多远跑多远。就算少主来了也不是他们对手的。」自以为当初和他们 五兄弟乒乒乓乓打作一团,好几百招后才分出胜负的坑货少主的武功也就比自己 等人高出一线的朱老大低声吩咐着小萝莉。 「哇啊……呜呜呜」,感觉朱叔叔此话就像要慷慨赴死为自己争取逃跑机会 一样的。小婉儿吓得哇地一声哭了。 原来自己憧憬夫君所述的所谓刀光血影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是这么的严肃而 又无情。不久前,还在自己身上挥洒汗水排毒,弄得自己娇喘吁吁,蜜穴喷涌的 五位叔叔就要为自己而赴死了。 「兄弟们,我们的口号是……」 「我的剑就是你的剑。」四位太保扬起各自的大刀齐声高呼着。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进攻——」热血高呼声中,五条铁塔壮汉带着宁为 玉碎的血气一往无前。 「嘿嘿,找死……」清瘦老者双掌一挥,鬼啸声中那双肉掌带起阵阵鬼影阴 风呼啸着罩住五条SB汉子。 「九幽妖孽,掌下留人……」 在一道刚劲的喝声中,一道锐利寒光破空袭来。挡在中间,一闪之间荡起一 道道,一圈圈圆弧剑芒。顷刻间荡开五把大刀,顺便搅碎了那绰绰鬼影阴风。 「啊,太极剑术。是武当派的人」被搅碎了阴风夺命掌的大长老受到了极强 的内经反噬,惊呼着当场喷出了鲜血。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九幽谷就敢行这杀人夺美的恶事。看来是要整顿一下 了。鄙人李墨白,不想死的就放马过来吧。」一个阳光帅气,风度翩翩的俊逸青 年侠客手持三尺青峰遥对九幽谷众恶,傲然而立于场中。 「你就是武林十大新秀之首的武当第一天才,下届第一顺位继承人的龙虎寒 光剑李墨白?」场中的九幽少谷主冷声道。 「正是不才,敢问阁下就是凶名昭着的九幽谷少主九头鸟刘阴鸷了?」清朗 的声音默默地问道。 「哼,知道是我就好,今天我和本谷四大长老齐聚在此,敢问李兄还是要淌 这趟浑水?」九幽少主阴鸷道。 「路不平有人踩。要我视而不见名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呵呵……」武当少 侠李墨白开声笑道。 「吗B,上,一起活剐了他。」阴鸷青年也抽出夺命子母钩和一众九幽谷恶 人长老们一共十余人扑向了青年侠客。 「哈哈哈,青天在上,请看弟子今天除魔卫道。」大笑着的武当第一少侠龙 虎寒光剑美誉的李墨白一抖青锋,划出道道圆弧迎向扑来地众恶。 太极阴阳鱼的幻象在剑锋的刻画中显现。刺来的凶器,呼啸的掌风,阴狠的 鬼叫全部被这一圈圈激荡而出圆弧剑芒搅碎,打回。阴阳鱼所处周围的五六人顿 时血溅四方。 所有人的出手都破不了那一圈圈的圆形剑气的封堵。潇洒俊逸的侠客如闲庭 信步般好似慢吞吞的将那三尺青峰耍着玩似得荡起一圈圈的剑影,将他们尽数笼 罩在那无穷无尽的圆弧之中。劫后余生的五个太保烟斗看直了,直呼变态。 眼前这个帅气的武当少侠,忽然出现在让小婉儿惊惶失措的时候力挽狂澜。 和当时的夫君多像啊。让她芳心一下子剧烈跳动起来! 感觉着自己双脸发烧,胯间又湿润开来的婉儿不由暗暗气骂了自己一句, 「我这是怎么了,夫君比起他更好看呢,怎么就是压抑不住心跳的感觉呢?」 「小心!」小婉儿一双美目闪亮亮的看着场中悠然剑舞的英俊剑侠发现他没 注意到那个九幽少主从怀中掏出一支竹筒对其发射的一幕惊呼提醒道。 被叫破行藏的阴鸷九幽少主发现时机已失,泄愤般将竹筒对准了任君婉小萝 莉,发射出了一道腥臭黑水。 李墨白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剑竟然一下子射出了一道剑气!卷起那疾射而出 的黑水袭向那九幽少主。 「啊……」那偷袭不成的九幽少主惨呼着应声而倒,但见他的额头上流下了 一道深深地血痕,里面的脑浆若隐若现。在那腥臭黑水的侵蚀下冒出阵阵白烟, 顷刻间化作了一滩白骨骷髅。 亡魂大冒的几个九幽余孽见少谷主死亡,顿时纷纷跳出站圈亡命逃离。 不想过多杀戮的武当少侠李墨白放过了已经吓破胆的众恶,帅气无比的挽起 两道剑花,抖去上面的血渍,收剑入鞘。 「姑娘,你没事吧?」李墨白一下子跃到了我们坑货第一夫人的小萝莉身边 扶着一支玉臂关切道。 听到眼前男人的关切话语,被抓着玉臂的任君玩小萝莉这才脸红红地稍稍回 过神来! 「嗯,谢谢,请,请放手啊……」任君婉娇羞万分地如蚊音羞赧道 「哦,请恕在下唐突了!」李墨白依言松开了小美人儿的玉臂,因为他看到 了远处这个少女的五个护卫之向着这一边走过来! 「哼!」小萝莉红着脸低哼一声,转过身去,可是却真的没有在离开。她的 芳心现在更是十分强烈的跳动着,心房里都是这个男人剑荡群魔的潇洒英姿和大 义凌然的正气言词。 只是,身为有夫之妇的她,真的能够让这一份充满着禁忌,充满着背德的感 情继续萌芽吗? 虽早些时日被恶贼迷昏凌辱了两日,又和五位朱叔叔一路上没羞没燥地沟股 交叠大被同眠,但那都是自己被动成奸的啊?虽大错已经铸成,但还是情有可原, 不是自己主动的。难道对于眼前这个一见倾心的帅气侠少自己还要一错再错?去 主动勾引不成? 哎呀,不行,不行滴,那样就是连心也背叛夫君了,不行不行啊。 哪个少年不痴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更何况年纪还小的她虽然已嫁做人妇, 但却连处子之身都没能留住给老公,让采花淫贼夺了去,还在新婚之夜让淫贼再 度得逞,在那大红喜烛下被奸得高潮失禁的她还仍然得到了夫君的原谅和宠爱。 自此脑海中一直就萦绕这一道声音:「没关系的,那种情况下你夫君都能原 谅你,并且深深地爱着你,疼着你,宠着你,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就算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他都会不计前嫌地一如既往的原谅你,宠爱你呢。 就因为这脑海里奇怪地念头,致使任君婉小丫头这一路上抛开妇德的约束, 大张双腿,玉胯逢迎五位叔叔没日没夜的任他们玩。 不过,对于李墨白,她不知道只是单纯的崇拜,还是有了一丝美女爱英雄的 情丝。毕竟这么一名少年豪侠,而且还救了自己和众叔叔一命,她无论如何也要 好好答谢人家吧,但是要怎么答谢呢?人家身为武林刘大门派,武当的第一弟子 还会缺钱?难道要以身酬谢?哎呀,不想了,羞死人了。 「这位……呃……」走到了楚惊云的身边,龙雪英却不知道怎么样称呼眼前 的少年了!因为他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甚至还有可能比起自己还要小上一 点。 「我们朱家五兄弟谢谢李大侠对我们和少夫人的救命之恩,但凡以后有用到 我无兄弟之事,只要一个招呼,刀里来火里去,绝不含糊。这一位是我们少主任 小天的妻子,任君婉!刚才多得李大侠仗义出手,才未铸成憾事。」朱老大率领 这众家兄弟给李墨白鞠起了躬。 「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辈江湖之人的准则。各位义士遇强敌仍视死 如归,实乃我辈之楷模。我总能见死不救呢。」李墨白忠诚的答道。 他可是真心地想帮助他们的。不说五条铁铮铮的汉子为要护主,甘愿赴死的 豪情。就说眼前的这个小美人身上让他生出了一种惊艳的感觉!让他就不由得不 挺身而出了。 这叫任君婉的小美人儿应该还不到二八年华。但那亭亭玉立的幼嫩娇躯此时 却长得非常奥妙玲珑,修长的双腿,微微隆起的挺翘小玉臀,还有胸前那已经初 具规模的椒乳。天仙似的绝美五官比起江湖中的十大美人来说多了那么一丝说不 清道不明的温婉文静娇憨的气质。 偷偷打量那武当李大侠和众叔叔客套的任君玩小人儿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 一个少年长得真是风度翩翩!气质出众,玉树临风,那浓眉大眼,高挺的鼻,绝 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但是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高高在上 的威严!何况那神乎其技的剑技也给自己一种十足的安全感。 「此去扬州城参加天剑宗下月所举行武林大会的各路人士越来越多,奉劝五 位壮士莫要再前行了。只怕这一路上赶来的邪道妖人会越来越多。」李墨白劝说 着五位太保。 「唉,李大侠说的甚是,以我等微末之技在这风云际会的档口确实不宜再涉 险,稍有不慎,我等死不足惜,少夫人危矣。」朱老大叹声道。 「那李大哥此行可是要去扬州城参加武林大会吗?我家正好在扬州城中。若 是李大侠无落脚之处,小女子到是可以为大侠提供一休憩之处。倒是这一路上要 烦劳李大侠保护我等了。」小君婉再也经不起武林中人的惊吓泛起小心思祈求道。 「嗯,刚通过朱兄弟所述你家夫君也是一剑术高手,你区区一个手误缚鸡之 力的弱女子实不宜涉险于江湖之内,还是回家好好等你的夫君回家吧。这一路上 不才定会护你等周全。」李墨白感叹着眼前小妇人勇敢的心。 想起这几年来一直和自己行走江湖,行侠仗义,郎情妾意不离不弃,暗誓白 首不相离的玉蛇仙子叶媚儿。就不禁打心里露出了一丝甜笑。这眼前不通武艺的 小妇人竟能为爱不顾江湖凶险为爱奔走和那为我一直云英未嫁痴痴等待的痴情媚 儿何等相似啊。 经过此次山上恩师面前以死相挟,终于首肯了自己和玉蛇仙子的婚事,反正 恩师正当壮年,出家继位之事再缓三十年不迟。不久就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那肉肉的大奶子终于要入我之怀了。激动啊,希望此次扬州武林大会能见到心中 的爱人。 不再繁述,再说下去就真当传统武侠小说写了,烦。 一路上几人谈笑风生的折道返还,娇媚可人的小萝莉一直娇憨地缠着我们脸 红的李大侠讲述着江湖中的一些名人典故。五位色心萌动的大汉这一路为了顾及 少夫人的颜面也只有靠五指撸动,没敢再偷偷潜入小萝莉的马车内了拉。 春色无边的里世界里。 在波霸美女侠叶媚儿使出浑身解数下翘起肥臀吞下任大老公的大屌,张开玉 胯咬住任二老公的巨阳。伏在两夫君之间淫语连篇,浪叫连连地腰肢狂扭,粉臀 疾抛,穴肉狂甩,把两个坑货给奸得嗷嗷叫的喷浆不止浑身痉挛。 终于在日落西山,明月升空之际结束了这场以她为主导的一妻两夫的怪异房 事。 精疲力尽浑身湿透的媚儿女侠再也顾不得去清洗浑身肮脏的淫汁浪液就这么 浪水淋漓地趴在两个老公的身上一起憨憨大睡起来。 次日清晨,两位坑货准备按既定的目标分道扬镳。任二坑货身穿狰狞刺甲, 肩背屠龙大钢板,脚跨被其俗气地命名为大黑地凶残巨兽,准备横扫众邪道势力, 魔门巨恶,整合整个黑道君临武林。而任大坑货则继续协美遨游,行侠仗义,扬 名立万,笑傲江湖之颠。到最后两人联手,里应外合成就万世霸业。 看到两个老公就要分道扬镳,被两人这几天日得一浪一浪的叶媚儿当然十分 不舍。终出里世界的媚儿受到大坑货的教唆,弯腰挺起肥美肉臀扭腰摆胯地为任 二临行之余送上了临别之操。 话说离别了本体和娇妻,单独行动的任二坑货跨着巨兽魔龙风驰电掣的来到 一座连绵大山的深处。在大黑的帮助下花费了些功夫找到了一株江湖中人视为增 功灵药的千年血参,然后故意透露出风声。 而自己将巨兽收入里世界,脱下黑盔甲。腰间围上一张棕熊皮开始特意过起 了茹毛饮血的另类生活,纷扰而来的江湖中人啊。来一两个邪道中人遇上我这良 才美玉吧。哇哈哈哈…… 最近的山东不太平啊,卖茶老者看着被这不知是谁听说泰山深处发现一千年 血参而引来的各路牛鬼蛇神沉吟道。 整个东北之地的武林都被这血参之事勾的四方云动,纷纷汇聚这泰山深处。 江湖嘛,本就刀光血影的。 如此之多的游侠豪强为了那据说能增加百年功力的灵药纷至而来,赌赌运气。 人多了,是非自然也就多了。特喜爱那抛头颅洒热血,书写血泪情仇的好汉 们打着人死不过碗口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信条,彻底地疯魔了。 一语得罪了人?没说的,砍了再说。 遇到了昔日仇家?没说的,砍。 友谊切磋,打红了眼的哥们准备红刀子进白刀子出了?没说的,先下手为强。 对面那小白脸身边的女人很漂亮?没说的,抢。 靠,你干不过老子就喊人帮手? 老子行走江湖,结交的义气兄弟也不少。比人多是吧,谁怕谁啊。 于是乎这泰山的上空中从早到晚都凄厉地响着各个门派,各个豪侠堆中特有 地穿云响箭,五花八门。红的绿的黑的黄的,各种颜色各种图形的都有,催促着 这些义气为先的生死兄弟们千军万马来相见地在黄泉路上一起做个伴。 「黑寡妇,你这淫妇。我那两个年幼的孩子何其无辜啊,你,你到底为什么 要害了他们。」只见本地大豪,泰山神剑率领着门下的弟子追逐着前方奔跑的年 约二十七八不到三十许,丰乳肥臀的艳丽美少妇嘶吼道。 「嘻嘻,你吼啥啊,想你泰山神剑道貌岸然不也是色眯眯地找到我以千两黄 金为许,带至家中百般淫弄嘛。有其父必有其子哟,嘻嘻,你那两个小兔崽子也 没少背着你在我身上拱动丢精呢。他们不似你功力深厚,经得住我九淫腥经的吸 允。三五几次的还不脱阳而亡啊。老匹夫,你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捏。」艳媚至 极的成熟丰满少妇不顾疾驰间不断被树枝勾破的丝绸薄衫而露出内里的那再无寸 缕的丰乳肥臀白花花地展现在身后地众人眼中。 「曲前辈,莫要被那妖妇气坏,失了分寸。想我泰山玉林寺的空明大师何等 的高风亮节,竟也被此妖妇害的英明竟失。阿咪陀佛,佛亦作金刚怒目状。」追 杀之众的僧人愤怒大吼道。 「切,什么狗屁高僧嘛,他自己找到老娘我要以大力金刚指为代价请老娘我 用这身曼妙的美肉以证他自己的佛心是否坚固大圆满。可惜啊,那老处男被老娘 用这胯间的沁香玉蛤压住嘴鼻一顿磨檫,还未挑逗两句,就气喘嘿咻的像狗舔食 般,把那圆圆的大光头埋在老娘胯间一个劲地直拱,将老娘我肉穴里分泌出来的 淫香浪液和之前别人射出还未清洗的精华吃了了个干干净净。笑死老娘了,哈哈 ……」 「妖妇,住嘴,修得再辱及空明大师。大家再加把劲,今日一定要将这淫妇 毙于掌下。」另一魁梧老者愤声打断道。 「哟,泰山魔手万老鬼啊,你知道你好兄弟泰山人屠百里江是怎么死地吗?」 前方疾奔如飞的艳妇,夸张地扭着那白花花的丰满大屁股从后面露出那颜色蛮深 的黑木耳娇笑调侃道。 「住嘴,住嘴,今天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魁梧的万姓老者脚力再次提速。 「嘻嘻,我偏要说。看见老娘这漂亮的屁眼儿了吗。你那生死好兄弟特喜欢 玩被性虐呢,他就是被老娘用这屁眼儿夹住舌头用我这骚骚的大肥臀坐脸,一不 留神忘记了时间给活活闷死的。哈哈哈……」美艳少妇边跑边撅起那白花花的大 肉屁股用两根手指顶开那黑红的屁眼肉淫笑出声。 被这些人从山外追到山内,疾奔了百余里路的淫贱少妇开始气喘吁吁,香汗 淋漓了。女人的体力始终不如男人啊。看来这一身媚肉,今天得交代在这里了。 想起自己这七八年来放浪形骸的游迹于江湖之上打探残害自己家翁夫君和孩子的 贼人信息,仍未可得的悲戚,不禁双目发湿。 想起曾今那性福一家人的神仙生活,家翁,夫君,孩子三代同床劳作之余就 是没日没夜的在自己如玉的娇躯蜜穴,屁眼,香唇里纵意驰骋的天伦之乐,一去 不再返。 在那血的夜晚,蒙面的恶贼闯入了她们这温馨甜蜜的家中,手起刀落将那个 家败坏得再无生趣。还将自己狠狠的淫弄了一番再卖进了勾栏院中,过起了一双 丰满玉臀千人枕,点绛朱唇万人尝的的婊子生涯。 可是将杀夫害子的仇恨一直不增忘怀的女人坚强地活了下来。他记得那个恶 贼的鸡巴杆子上有颗大黑痣。 她要复仇。 在那贩夫走卒们花十来个铜板就能在压自己身上狠狠操弄一番的下贱勾栏里 苦熬了两个年头头以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趁着龟奴们的大意,她逃了出来。 被事后察觉的凶狠龟奴狠命追赶的可怜女人失足掉下了悬崖。 命不该绝的悲惨淫妓有了大机遇,坠崖未死的她发现了一本不知是何年代所 留的一本淫术秘籍《九淫腥经》。 半年后一个赤身露体,蓬头扣面的女人爬上了悬崖。 那个苦熬了她两年的勾栏院中的所有龟奴一夜间被人吸成了干尸。恶毒的老 鸨子也被巨木撑开下体,爆裂而亡。自此,一个武功高强,媚术惊人,淫贱至极 的浪荡婊子出现在了江湖上。 她美艳至极,性感至极,淫荡至极,狠毒至极。不管你是俊逸少侠还是猥琐 淫贼,不管你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只要那女人兴之所致,你就有机会一亲 芳泽,体念那九淫腥经所带来的绝妙快感。因为复仇的女神要查看你鸡巴上是不 是有颗大黑痣。 不过,凡是和那女人上过床的男人少有能脱离被吸成干尸的命运。 久之,就在江湖上成就了谈虎色变的黑寡妇这一淫邪恶名。 历史重演,被追赶得再次走投无路的女淫贼黑寡妇内伤加剧,无力再战,又 被逼上了悬崖。 「啊哈哈啊哈,这次看你还怎么跑。贱人,我要把你分尸万段。」又是一个 受害者的家人咬牙切齿地咆哮道。 「想不到我堂堂黑寡妇今日竟然栽在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狗屁大侠们的手上。 单打独斗我怕你们哪个来?死于你们之手,让我恶心。」 「也罢,家翁啊,夫君啊,孩儿啊,我来了。」说罢,心灰意冷的丰满淫肉 美妇人跳将了下去。 一众伪君子其实还想擒下这艳名满天下的淫妇,废其武功在其死前好好淫弄 一番呢。可惜了…… 一代尤物黑寡妇就这么地去了? 在崖底一直看着这场闹剧的任二坑货泛起了笑容,打扮如人猿泰山的坑货裹 着熊皮围裙,虚空踏步而行。紧走几步接住了那跳崖而下被树枝弹昏过去地丰乳 肥臀地淫肉美人儿。 这要是让江湖上的人看见了,绝对会惊世骇俗。突破先天之境的那些老前辈 们都无法做到凌空虚步的境地。这恐怖的壮硕巨大野人竟然能够做到,他的武学 修为究竟是不是到了骇人听闻的破碎虚空之境啊。 没遇到邪道高人,遇到个淫邪荡妇也不错。计划可以实施了,坑货任二打横 抱起这有着深紫葡萄黑木耳的丰乳肥臀的骚娘们,挺着胯间直立的大棒子嘿嘿直 笑。 又是刚码完,就新鲜上传,语句不通,错字严重的问题旧情大家体谅熬夜整 晚的我吧。谢谢。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